乡村妇女好紧深奶好大*男朋友用震动捧整我

  • A+
所属分类:短篇文章

“少主小心!”正在不远处休息的大长老一跃而起,抬手一掌就朝琥珀拍了过来。

站在他的立场来看,陆叶的本命妖兽无疑是发了疯病,面对这种情况,唯有赶紧将妖兽击杀,否则妖兽必定噬主。

火红色的刀光闪过,大长老连忙收手,惊愕地望着出刀的陆叶:“少主?”

“等等!”陆叶沉喝,表情凝重。

琥珀居然沾染那疯病了,这是他完全没想到的,此前琥珀一直跟着他并肩作战,从来没离开过他身边,也没有受伤的痕迹,这是如何沾染上的?

不过与其他发了疯病立刻就会发狂的妖兽不同,此刻琥珀的眸子虽然不时地闪过猩红之色,喉咙里也在不断地发出威胁的咆哮,但可以看出,它正在极力维持着自己的理智,压制着不顾一切攻击四周的欲望。

毕竟是与陆叶同生共死了两年多的宠兽,更有天机赐下的宠契约束,哪怕是沾染了疯病,也没有如其他妖兽一样彻底发狂,它还存有最后的理智。

战场印记有讯息传来,陆叶连忙查探,不出所料,是依依传讯。

看完依依的讯息,陆叶猛地抬头,站在它面前的琥珀对着陆叶低下虎头。。

磐山刀上华光闪过,陆叶一刀直刺,长刀精准地刺入琥珀颈后三寸的位置上,这一刀刺的太突然了,夏浅浅等人都惊愕地望着陆叶,浑没想到他方才还阻止大长老的举动,此刻竟自己出手了。

但下一刻她们便意识到不对,因为陆叶这一刀如果真要取琥珀性命,就不会刺在那种位置上。

隐有一丝奇特的鸣叫声传出,好像蝉鸣之音,但战场上的嘈杂干扰却让人听的不那么真切。

刺入琥珀颈后的长刀挑起,鲜血飞溅,所有人的视线都盯在陆叶的磐山刀上。

此时此刻,那刀尖的位置上,竟有一只仿佛蝉虫一般的东西被刺穿挑出,正在挣扎蠕动,然而还不等众人看清那到底是什么,那蝉虫便忽然爆开,化作一摊黑色的汁液!

陆叶连忙催动灵力将这一团黑色的汁液包裹住,没让它波及开。

所有人都盯着这一团被灵力包裹的黑色汁液,表情莫名。

而被陆叶从颈后挑出那蝉虫的琥珀,此刻却安稳了下来,摇晃了一下脑袋,眸中的猩红早已退去。

颈后鲜血直流,不过这种伤势对它这样的妖兽来说,只是皮外伤,它抬眼盯着那一团被灵力包裹的黑色汁液,有些戒备地绕开,躲到了陆叶身后。

陆叶转头,看向夏浅浅,四目对视。

“妖兽发疯的原因,找到了!”

“什么?”夏浅浅还没从方才的变故中回神,下意识地回了一句之后,才猛然醒悟:“你是说,方才被你挑出来的东西?”

“不是妖兽在发疯,是有什么东西寄生到它们体内了,在控制它们!”

寄生,控制……

夏浅浅愕然:“能确定?”

“确定!”

如果只凭他一个人,是没办法这么快察觉到琥珀症结的源头的,因为那寄生在琥珀颈后的虫子已经完全与琥珀的气息融为一体,哪怕他催动灵力一寸寸地检查琥珀的身体,也未必能查探出什么异常。

这也是万兽域的修士为什么至今都没搞明白妖兽发狂的原因,他们也曾抓过一些发狂的妖兽,仔细研究查探过,却是一无所获。

但琥珀体内还有一个依依!

自进入这万兽域秘境后,依依便一直没露面,之前琥珀没发病的时候,她还没太在意,可琥珀刚一发病,她便立刻查探起琥珀的身体,一下子就找到了那诡异的虫子,连忙传讯给陆叶。

这种虫子寄生的悄无声息,连陆叶都不知道琥珀什么时候中的招,可以确定的是,琥珀被寄生的时候,这虫子应该很小很小,小到连陆叶都没有发现,直到寄生在它体内之后,才会迅速成长,这虫子被陆叶跳出来的时候,已经有一只蝉虫那么大了。

可惜的是,被陆叶一刀挑出之后,那虫子便立刻爆开,这或许也是虫子天生的隐藏之道,避免被修士发现。

此刻那爆开的黑色汁液就被陆叶用灵力包裹着,众人仔细望去,骇然发现那黑色的汁液之中,隐有一些细小的虫子在游动着,果不其然,这些虫子都很小很小,若不是特意查探,还真会忽略。

陆叶灵力催动,火红色的灵力爆燃,将那汁液烧的干干净净。

“嗷呜!”琥珀恢复成猫儿大小,跳到了陆叶肩头上,低声咆哮起来。

陆叶一边查探战场印记中依依传来的信息,一边装模作样地点头。

依依与琥珀是伴生的关系,所以琥珀心中有什么想法,依依是最一清二楚的,这一点便是陆叶这个主人都比不了。

哪怕有天机赐下的宠契,之前又缔结的命元之术和兽印,陆叶顶多也只能与琥珀做一些简单的交流,没办法如依依那样明察秋毫。

“它说什么?”夏浅浅看的惊奇,如此通人性的妖兽,哪怕是她都没见过。

陆叶还在不住地点头……

片刻后,查探完依依传来的讯息,陆叶道:“它说之前被那虫子控制地时候,在那个方向上隐隐感觉到了什么!”这般说着,手指了一个方向。

“感觉到什么?”

“不清楚,但确实有一种无形的联系跟控制它的虫子息息相关。”

“疯病的源头?”夏浅浅眸子一亮。

妖兽发狂并非妖兽本身的原因,而是有虫子寄生在它们体内控制他们,那些虫子又与远方的什么存在息息相关,她自然会有这样的联想。

如果这是真的话,那此前难以探明的一切,此刻都豁然开朗。

“具体在哪里知道吗?”夏浅浅追问到。

“只知道在那个方向……”

“那个方向……”站在一旁一直未曾说话的大长老若有所思。

陆叶看向他:“大长老想起什么了?”

“那是玄武宗所在的方向。”大长老皱着眉头:“妖兽的疯病,就是从玄武宗开始爆发出来的,继而席卷了整个万兽域。”

听他这么一说,陆叶和夏浅浅心中都不由冒出一个念头,没错了,琥珀感应到的位置,大概率就是玄武宗所在的地方。

“可是玄武宗已经被灭了,我们都去那边查探过,那边什么都没有。”

“你们也查探过发狂的妖兽,不是一样没找出来虫子?”夏浅浅道。

大长老顿时一脸惭愧。

站在他的立场来看,今日若不是自家少主与他的本命妖兽心灵相通,虫子的事只怕依然不会被发现。

妖兽发狂的原因找到了,源头虽然还没确定,但已经八九不离十,陆叶和夏浅浅对视一眼,都看出了彼此心中的想法。

两界城是守不下去了,照妖兽攻城的架势来看,哪怕两界城这边全力以赴,也支撑不了几天,到时候城池必破,万兽域依然要走上历史既定的轨迹,真到那种时候,不管是万兽域的本土修士,又或者是九州来客,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。

所以对陆叶等人来说,如今唯一的活路只有一个。

前往此次事件的源头,从源头上来解决问题,如此或许方有活命的机会。

“需要一些人手。”陆叶沉声道。

“我联系人。”夏浅浅这般说着,便开始对外传讯。

如她这样的云河九层境,人脉自然不是陆叶这个雏鸟可比,这一次进来的九州修士中,总有一些是她认识的。

“少主,你们这是……”大长老不明所以。

陆叶想了想,开口道:“大长老,我们要去玄武宗!那里应该有解决问题的办法。”

“现在去玄武宗?”大长老脸色一变,如今正是妖兽攻城的时候,此刻离去,等于是要杀出重围,何等凶险。

“现在不去就没机会了,留下这里,只是在等死!”

大长老闻言还想说什么,可仔细一考虑,陆叶说的何尝不是事实?当即颔首:“少主说的没错,留在这里确实是在等死!我去见见柳无斋那老匹夫,看他能不能派出点人手,随我们一同去!”

陆叶欣然:“那最好不过!”

这一趟玄武宗之行,人自然是越多越好,人越多才越能成事。

“少主稍等片刻!”大长老这般说着,冲天而起,直朝城主府方向掠去。

片刻后,一道流光径直掠来,落在众人身前,紧接着一个懒洋洋的声音响起:“夏浅浅,你知不知道在这种关头擅离职守,是要被扣战功的!”

声音响起,陆叶愣了一下,因为这声音……听着有些耳熟!

他扭头望去,一眼就看到一个体型圆润的胖子,这胖子脸上满是肥肉,眼睛眯成了一条缝隙,腆着个大肚腩,笑容可掬。

陆叶愣了一下,浑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此人!而且之前进这万兽域秘境的时候,他完全没注意到此人也进来了。

似是察觉到陆叶的目光,胖子看了一眼陆叶,眯起的眼缝中闪过一丝精芒,笑容愈发爽朗了。

  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