被几个男人下药绑着玩调教,女主被各种性玩具折磨小说

  • A+
所属分类:短篇文章

摘星楼,五鬼迅速钻进楼中找到一处亮着灯火的屋中,然后一个个跪趴在地上大口的呼吸着,庆幸劫后余生。

穆尧从黑暗里走来,伸手将斗篷的帽子取下露出一张冷艳的脸,脚步沉重的走到五鬼面前,眯了眯眼质问道:“东西呢?”

“被一个小丫头抢了。”

“对!那丫头会招神,还能碰到我们,简直不像个人!”

“我们...我们都被她招来的神兽伤了。”

穆尧眼神一凌,面色凝重的看着他们,蹲下身紧张问道:“丫头?什么丫头,长什么样子?”

会招神的术士,除了她那个早死的师父这世上竟然还有人会!

她猛地抓紧衣袖睁大瞳孔瞪着五鬼。

五鬼面面相觑回想了一下冬至的样子,道:“不过十五六七岁的样子,扎着双丫髻,还挺可爱的。”

“...哪里可爱,明明就丑的要死!”

“对!她头上有个丑的很的胎记,很好认。”

穆尧立马将胎记和一个人对上了号。

冬至!

她居然会招神,居然有如此能耐!

她跟着袁仲清二十多年都未学会的东西,那个丫头不过十来岁便能轻而易举的做到,她到底是什么人!?

穆尧的脸色越发的狰狞,咬牙切齿的看着五鬼怒道:“废物!连一个黄毛丫头都斗不过,妄称五鬼!”

五只鬼心里没好气,可他们如今在人间受了穆尧的照拂,又受制于她,不得不低头,只是看着穆尧阴沉的脸色和幻化莫测的眼神就知道她又有坏主意了,几只鬼便围在一起偷笑着。

......

冬至刚从太傅府出来便摇摇晃晃的躲进巷口里,捂着自己的心脏倒在墙壁上,身上如同被火炙烤一般灼热,从她的丹田一路燃烧到胸膛,热的她觉得浑身的血液都成了岩浆。

她忍不住瘫倒在地上浑身发起抖来。

每一次用了招神谴鬼术后她的身体就会如同被火灼烧着似的,师父说这是代价,因果必有一报。

她咬紧了牙关努力的想让自己冷静下来,可是浑身的灼热让她身体痛了起来,她感觉自己光脚站在火堆里,周围全是大火焚烧着她的身体,她就站在正中央就连呼吸都是灼热的,她逃不出去。

“啊!!!”

恍惚间她看见了解衍昭朝自己而来,只是她太痛苦了,只听到一声急促的‘冬至’便晕死了过去。

冬至这一觉睡得很死,解衍昭都请了三个大夫来了,却都说不出哪里有问题,解衍昭阴沉着脸守候在她身边寸步不离。

她的身体烫的吓人,睡梦里都不安的喊着‘热,好热啊。’解衍昭只好叫陈叔弄了凉水来,可如今近秋就寒凉,怕她直接进去身子会受不住。

于是解衍昭将所有下人屏退,开始解自己的衣裳,脱得只剩下裘裤之后才抱着冬至进入凉水之中。

水凉的他打了个寒战,忍不住将冬至抱得发紧,连吐出去的气都带着寒气。

怀里的冬至竟然还是那般热,只是仿佛比方才舒服了一些,不再嚷嚷着热,而是往解衍昭冰凉的怀里钻。

因为浑身灼热的缘故,冬至的皮肤呈现出粉红色的异样,透过她湿透了的衣衫看见了她的锁骨,以及一点点山丘沟壑,解衍昭顿时觉得小腹开始燥热,动了动喉结不敢再看一眼。

他抱着冬至的身子渐渐僵住,不知是冷的还是因为别的缘故。

直到冬至神志略有一丝恢复,半眯着眼抬起头有气无力的看了一眼解衍昭的下巴,张了张嘴:“王爷...”

解衍昭顿时回神,抱紧了她低头摸了摸她的脸颊:“我在!”

冬至的手忽然贴上他冰凉的胸膛,恶劣的捏了捏,解衍昭愣住不知道冬至在做什么。

又听冬至像是说梦话一般。

“好软...”

“......”

解衍昭抓住她乱摸的手,没好气道:“还有哪里不舒服?”

冬至皱紧了眉头,抽回自己的手指着自己的心口难受道:“这里,好热啊...我要死了。”

说着就要去解开自己的衣裳。

解衍昭瞪大了眼睛怕她真的解开衣裳,赶忙上手阻止无奈道:“不能脱!”

“可是我好热,好难受啊!”她说着居然开始哭了起来。

她真的好难受,浑身都在痛都在燃烧,再不降温她觉得自己一定会死掉的。

见状,解衍昭苦笑一声看她:“到底是你受罪还是我受罪啊?”

“啊?”

当然是她在受罪啊!

解衍昭靠近她的耳朵,轻轻的吹了一口气,惹得冬至立马把脖子缩了起来,耳朵比刚刚还要红了。

听他说:“我是个男人,你不能这般给我出难题。”

冬至脑子清醒了一些,却忽然抓住解衍昭的肩膀将他推到了木桶边缘,自己翻身坐到了他的身上,随着两人的动作木桶里的水荡漾着溅了出去。

解衍昭不解的看着冬至,见她神志不清的望着自己脸上因为燥热泛起的红晕,还有水珠落在上面,像是一颗刚刚被摘下来的水蜜桃。

冬至咬了咬唇缓缓靠近他,红唇磨了磨他的唇,似祈求道:“我好热...真的好难受啊。”

解衍昭眼眸落在她的朱唇上,他张了张唇一下贴合上她的唇,水声跌宕,冬至的手开始在他身上胡乱的摸着。

被冬至抚摸过的每一处都像是被点了一把火,迅速的在他身体里燃烧起一股欲念。

他的手也早已扶上她的腰肢。

冬至微微的有些发喘,离开他的唇我进他的怀里,手揉着他的后背,微微张开的嘴巴吐出热气来。

解衍昭亲吻了一下她的胎记,声音低哑问道:“你这样我会忍不住的。”

冬至已经稍微回神了,没有之前那么神志不清了,她还觉得奇怪这次居然好的这么快,听见解衍昭说的话顿时起了坏心眼。

抬头舔了舔自己唇角:“忍不住什么?”

她的声音之前身体的烧灼而有些嘶哑,却偏偏有一种魅惑人的味道。

“忍不住把你吃干抹净。”解衍昭的唇又贴了上来。

“唔...”

冬至勾住他的脖子,脑子里遐想万千,被解衍昭吻的头脑发晕,然而临门一脚解衍昭却不敢踹了。

他松开了冬至,动了动喉咙偏开头吐出一口气像是在极力忍耐什么。

“还难受吗?”

冬至回过神来,抿唇摇头,看着渐渐从水里起来的解衍昭心里有些失落,不过来日方长!

吃解衍昭还不是迟早的事啊?
  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