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丝娇喘过膝袜爽短裙调教,我被三门齐开了事后走不了路

  • A+
所属分类:生活随笔

耀眼的灯光照进来,长叶的龙胆草慢慢睁开眼睛。 她感到头很痛,好像被锤子击中了。 她在床上坐起来,总觉得自己忘记了什么。 她环顾了一圈,发现自己不在休息室,也没想到自己又在捏眉毛了。 这本书怎么能像一些狗血故事一样,也完成主角失忆的故事呢?秦艽别无选择,只能穿上外套开门。 呈现在她面前的,竟然是大殿的核心弟子。 此刻,她正在二楼的卧室里,挨着苏的是的房间。 你什么时候搬到这里的?她模模糊糊地想起了什么,但仔细一想就想不起来了。 她在门口站了一会儿,才弄清楚宿墨·费的伤势,并立即去她的房间查看情况。 苏还躺在床上,当她看到秦朗走进房间时,立刻坐了起来。 她的伤口疼痛,她忍不住咧着嘴笑。 “姐姐,你不用起来,我……”“姐姐,你的伤没事吧?”苏打断她,率先问 受伤?秦艽皱起眉头,不解地问:“我怎么受伤了?”她脑子里的记忆好像被什么东西封住了,不能断断续续地连接起来。 苏故作惊讶道:“姐姐,你不记得了吗?昨天,为了帮我管理仙门,你特意搬进了我住的大厅。 万万没想到,大厅里那个没有被仙门发现的叛徒设置了很多阵。 ”听着她的叙述,老太太的记忆似乎已经恢复。 终于,她想起了一大批弟子被阵中放出的丝线吊在空里。 苏不敢多耽搁,想尽办法将她送出大厅,加重了她的伤势。 秦艽没有犹豫,找到了三仙,勉强破解了阵法。 只是破解阵法后,消耗太多力量晕倒,一直睡到现在!苏墨菲咳嗽了几声,无力地说:“你昏迷了一整天,期间楠姐照顾你。 我的身体真的起不来床,所以看不到你。希望你能理解。 ”“姐姐!一想到非这个样子,也很关心自己,马上拉着她的手说:“我现在什么都没有了。在仙门给我点事做就行。\" 好好照顾自己,我会找出罪魁祸首的!”“那就请吧。 \"苏紧紧地握着的手.\"仙门的安全会让你满意的!”秦艽郑重地点了点头,然后离开了房间去做调查。 她不知道的是,在转过头的一瞬间,苏脸上的笑容完全消失了,只留下了那份冷漠。 昨天,宿墨飞本来是要把秦朗推下绝命谷,让整本书重新回到开头的。 当她握住秦艽的手时,发现主角在她体内的气场力量已经达到了想要的状态。 可惜状态还没有激发出来,还需要秦大叶来实现才能使用。 因为她离拥有自己满意的主角光环已经很近了,所以她用数组把时间倒回到最后一个剧情。 这种阵非常好用,消耗的电量也不多,但是可以让觉醒的人意识不到区别。相反,他们会有一些虚假的记忆来填充这个故事。 她带着书进来没多久,就自己想通了。 这是她第一次用。不知道会不会有副作用。 但是这个数组对于路人来说是无效的,不清楚唤醒者什么时候检测到异常。 苏总觉得没有安全感,琢磨着等以后再找另一个路人谈这件事。他们最好先把新来的路人踢出去。 这样想着,她卷起袖子,肩膀处的红线就要蔓延到腰部了。 如果我们再拖延下去,她肯定会第一个离开书。 她不想离开这里。她必须想办法。 与此同时,秦朝已经到了藏书阁。 脑海里隐约闪烁着一个圆圈,她想不起来在哪里看到它。 她认为这可能是一个线索,所以她来寻找法轮功的信息。 没想到,就在我开门的时候,我看到淳安星盘盘膝坐在书架上,用一双桃花眼盯着她,仿佛在说:“你怎么了?”“最近,仙门发生了太多事情。如果你随便进来,就会被发现。 ”龙胆草没好气的说道。 楚南星从书架上翻过身,径直落在她对面。“为什么过路人的事还没解决?”她面无表情地问道。“什么解决方案?”有些秦艽不理解他。 楚南星把手掌呈在面前,上面有一条红线。 红线已经蔓延到肘部,似乎是向肩膀。 这是步行者独有的。只要红线贯穿身体的某个部位,他们就会被送出书。 秦飞看起来很困惑:“现在书中的三个行者都活了下来,你的这件事肯定会传开的。” ”“但是你昨天告诉我你会把步行者赶出这本书。 ”楚南星直截了当的说道。 秦艽愣了一会儿,然后皱起眉头说:“你在做梦吗?前天我们仙门出了点事。因为受伤,昨天我昏迷了一整天。我从没见过你。 ”“你说什么?”楚南星盯着秦艽的根,发现她不是在开玩笑。她的眼里有越来越多的疑惑。 面对这询问的眼神,秦龙总觉得不舒服。 她睁开眼睛,淡淡地说:“那个路人差点毁了我们整个仙门。实在解决不了,就去找了三仙,但是法术费太大,一天都睡着了。 ”“秦艽,你...”楚南星深吸一口气,然后问道,“你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?”看到众人点头,他似乎有点担心。 他大步走到秦朝面前,用手捂住她的耳朵,用满是星星的眼睛看着她,欲言又止。 这一幕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,但秦朗一点都想不起来。 楚南星微微靠近秦艽,长长的睫毛似乎在脸上投下了阴影。 秦艽心跳加快,感觉捂耳朵的手有点热。 她立刻拉着他的手走了,特意远离了一定的距离,说:“别再胡说八道了。如果有空,帮我找到可以释放丝线的数组。 ”“你不觉得奇怪吗,龙胆草?”楚南星再次靠近过来,那桃花的香味让她有点不耐烦。 她嗅了嗅,皱着眉头看着楚南星。 楚南星继续说:“在我的记忆中,你是在一个幻觉中,所以我想知道那个路人是谁,特意去找她。 但是为什么我今天来看你的时候你什么都不记得了?”“不,不 ”秦飞执着的说,“昨天,所有的弟子都被吊在圈里空。感谢三位神仙,他们得救了。这个记忆永远不会错。 ”楚南星有些担心,道:“弟子挂在空是一种错觉,这是路人特意展示在你身上的。 一方面,她试图消除自己的嫌疑;另一方面,她试图扰乱你的思维,让你放松警惕。 ”他说的这么肯定,让秦朝的大叶子被动摇了。 楚南星接着说:“昨天你已经知道路人是谁了,约定在绝命谷见面。 我想跟着。 但是你拒绝我一个人去。 我今天来问你结果,你怎么不记得了?”“我.....“总觉得记忆模糊,好像有个人影在晃,耳边好像有什么话响。 光是想想,就好像我的头疼要裂开了。 他的记忆被某人封存了吗?秦艽沉思了一会儿,用手指咬了咬额头。 一道光闪过她的唐寅,很快就消失了。 她再次抬起头,肯定地说:“我的记忆没有被封存,也就是说我没记错。” 你的记忆和我的不同。你在幻觉中吗?\"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