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SAO货都湿掉了高H奶头好硬*母亲的桃花源早已

  • A+
所属分类:短篇文章

放弃勇敢的胜利 无风的痕迹知道,要想逃出生天,必须跨过眼前的三个人。 三个人,三匹马 他们以最快的速度冲过去杀人。 万鹏所坐的十二个彭飞,在实力上远胜于其他下属,但十二个彭飞之间的差距却是极其悬殊的。 屠大鹏、袁努鹏、肖、罗、方铁鹏高于其他七人。 在这个班里,涂大鹏的实力最强,为李做出的贡献也最多,心机也最深。 其他四人虽不逊色于他人,却不得不服气被誉为十二彭飞之首的屠大鹏。 屠大鹏脸上有一道狭长的伤疤,武器也是一把畸形的砍刀。他身材高大魁梧,每一寸肌肤都蕴含着爆炸般的恐怖力量。屠大鹏是三个骑士中跑得最快的一个。 在他到达之前,他已经从马鞍上拔出了刀。 在夕阳的映照下,刀光闪闪,红光四射,仿佛预示着这一战注定要成为一条血河。 他咄咄逼人,仿佛像一座巍峨的大山,想要彻底压制一切阻挡他的东西。 萧面色冰冷,嘴角勾起一抹残忍的笑容,一双眼睛发出了深蓝色的光芒,给人一种说不出的邪恶和残忍的感觉。 他的右手拿着一把只有六英尺长的银枪,发出惊人的杀气。 他的眼神冰冷无情,仿佛两把实体剑落在无风的身上,无风的身体的一举一动都在他的眼里。 那匹马疾驰而去,银色的枪头闪着耀眼的光芒。 只要一些明眼人能够看出来,萧一定是在银枪的作战能力之上,一旦出手,那必然是一个开创性的打击。 也许到那个时候,生死胜负就要在这种开创性的打击之下。 没有人知道当时谁赢谁输,谁生谁死。 罗鹏紧随其后。 他的左手握着缰绳,右手拿着一把不到一英尺七英寸长的短斧。 斧头漆黑如墨,但乍一看却生出寒意。 这把斧头确实是罗的杀人武器,不仅是武器,更是一件隐藏的武器。 虽然落后于涂大鹏和小,但他是第一个出手的。 当距离那匹马还有五丈远的时候,罗挥了挥右手,那把黑斧急速旋转了半/ 暗斧速度极快。当罗几乎抬手的时候,斧头化为乌云出现在风前,给人一种缩成寸寸的视觉效果,下一秒就将风杀得无影无踪。 光是这一点就已经很致命了,更致命的是斧头有机动的力量,在最后时刻之前很难看到最后的落点在哪里。 罗鹏一出手,心里就叹了口气,没有一丝风:真是十二彭飞中的顶级高手。 罗鹏的身手,无论在那帮人中,都会被委以重任。 “邓永锵”以飞升前的步伐走着,没有一丝风。他没有躲避其他门强制的黑斧,而是赢了。 长剑化为白芒,刺向乌云,准确命中斧刃。 “叮”的一声,乌云变成了斧头,立刻向罗飞去。 罗鹏简直傻眼了。 他做梦也没想到,有人的眼力这么准,技术这么稳,胆子这么大,敢反抗他的雷锋斧 这是他出道以来从未发生过的事情。 更让他感动的是,对方能够准确的抓住斧头所蕴含的挥击力,然后通过手腕的力量硬生生的将斧头弹回给他。 这一幕真的让罗无法相信,也很难开口。 他不敢相信世界上有这样的超级球员。 虽然罗震惊得无以复加,但他的动作一点也不慢。 他也不敢慢下来,慢下来就是死亡。 一声大吼,罗把自己拉了起来,化为一团黑云般的小腹,顿时从他的身下掠过。 无风敢拿起他的雷锋斧头,但他不敢拿起自己的雷锋斧头。 没有人能看出风和罗的痕迹的正确举动。罗显然失了一招。 如果单打独斗,下一秒罗就得迎来比闪电还快的无风剑。 不幸的是,目前,它并不孤单。 无风的气势犹如彩虹,仿佛洪水决堤,向着罗奔去。 但罗并不孤单。 躲避斧头时,小尹鹏和屠大鹏也行动了。 他们不仅没有死,而且在武功上只比罗强。 小尹鹏的眼睛更红了,没有人能看出他眼中的激动和惊讶。 萧真的很惊讶。他想不到这次的目标如此可怕,但他感受到了打猎的刺激。 近年来,杀人不能让萧越来越感到兴奋,但打猎可以。 然而,小从不捕猎动物,因为动物不会感到兴奋。 他打猎,因为只有人才能让他感受到打猎的高贵和乐趣。 每年,他都花很多时间打猎,但没有人责怪他,因为他的爱好使彭飞十二帮进一步扩大。很多不愿意归顺彭飞十二帮的人,已经归顺了彭飞十二帮。 随着十二彭飞帮的壮大,小尹鹏越来越难感受到打猎的乐趣。 这次他又感觉到了。 萧双眼赤红,他已经把风当成了自己生命中最有趣的猎物。 “来嘛。 ”萧仰面大笑,猛地拉过长枪,如同螺纹龙一般,狠狠甩了出去。 屠大鹏冲在最前面,但随着萧的动作,萧成了第一个肉搏战没有一丝风声的人。 “铛”剑与枪相遇,火花四溅。 萧的臂力和无风的臂力相差不大。如果发生正面碰撞,肯定是平分秋色,但是萧的力量在战马和自身凌空的冲击下突然增加了力量。 萧半/ 萧脸色铁青,没有任何笑容。相反,他说不出他有多生气,因为没有风的痕迹。随着他的攻势,他反而拉开了与他们的距离,朝着边林一扫而空。这怎么能不让他们生气呢? 屠大鹏蓄势待发,变形弯刀闪着金色寒光。 他本打算在萧和风互击无痕之际,发动雷霆攻势,将风挡得无影无踪。 谁想气势恢宏,仿佛破釜沉舟般毫无一丝风声地向他们进攻,其实是为了借势而退,这也让他准备开个玩笑。 “绝不放过这个人。 ”这是涂大鹏、萧和罗的想法。 马跑得太快,短时间内无法控制。 但风却不着痕迹地斜着卷走,卷走到了远处的山林。 换句话说,当他们控制马的时候,风一直在相反的方向,他们拉开了一段很长的距离。 三匹气势汹汹的纵马,身下的小马这时反而成了无缝的帮手。 屠大鹏、萧和罗肯定看不到这种情况发生。 他们不着痕迹地发现了风的目的,果断决定,飞身上马,追赶山林。 海鹏也支配着男人的追求。 风逃进山中无影无踪,这一战还没有结束。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