师父是全派的炉鼎海棠,宝贝你那里又湿又紧快点

  • A+
所属分类:生活随笔

雷英带着一丝轻蔑,头也不回地变成原形,径直走向了蝾螈。 他的原型是野兽和爬行动物的天敌。我担心蝾螈在天上的时候会被吓跑。毕竟改造过的魂兽和没有改造过的普通怪物实力相差甚远。 小静小心翼翼地跟着他,双手握着万斩,准备挥出一把锋利的剑,这也显示出了一些威势。 而准备去看戏的秋慈,也不看面前的妖怪,转身就走了。 蝾螈见了秋慈,就回去了,好像因为被嘲笑而生气。它浑身颤抖,岩浆般的火星被抛出体外,点燃了地面上成堆的火焰。 不在乎雷英和萧静走向何方。它们用四只脚移动,冲向秋慈,嘴里像吸盘一样甩出一个巨大的火红色的东西。 这无疑是它的舌头,它要把秋慈吞进它的肚子里。 它的舌头上有许多红色的水滴,落在草地上,炭火遇水发出咝咝的声音。 “小心它的舌头和尾巴。 ”雷鹰大喝一声道,一句是提醒邱慈,一句是提醒肖静。 还没等他迅速欺骗自己,他就拦住了变色的蝾螈追秋慈的去路,用胳膊挡住了去路,红色的吸盘吸附在了他的胳膊上。 蝾螈看起来有些骄傲,但瞬间就觉得不对劲。舌尖的触感就像石头。它使劲拖,不顾三七二十一,先把猎物吞了,但雷鹰不动。 连续两次,没有任何效果,变色蝾螈立刻重新审视眼前的猎物,赶紧松开吸附,准备缩回舌头。 但是雷英并不打算给蝾螈一个机会。他转过手,手臂像剑一样倾斜。吸盘被切下一块好肉,在地上跳来跳去,蠕动着。 地上的草被烧着熏着,火星出现了一会儿。 当蝾螈缩回舌头时,它被弹力击中,翻了几个筋斗。这件事对它打击很大。它尖叫着吐出熔岩般的液体,也不知道是血还是什么。然而,它立即调整了身体,再次与雷英对峙,丝毫没有退缩的迹象。 它火红的大眼睛目不转睛地盯着雷英和萧静,尾巴开始微微颤动。然后,它迅速地把大尾巴向旁边一甩,卷曲的尾巴伸直了,有十几米长,像一个光滑的树干,向萧静和雷英水平摆动。 雷英和萧静跳起来躲过了一劫。着陆后,蝾螈一挥手又转了回来。如果是这样,他们会像橡皮筋一样跳起来。 邱慈坐在稍远的土堆上,看着两人一兽的打斗,面带微笑,显然对表演很满意。 但很快他就说:“不用麻烦了,早点解决吧。 该有人来了!“好主人!”“秋哥?”小静不知道邱慈是太自信还是很有把握。他本能地感觉到对手的力量,也许还有很多力量没有表现出来。他迷惑地看着他。 邱慈令人信服地点头,这给了萧静很大的信心。 加上刚刚和蝾螈的几轮交手,萧静也克服了自己的恐惧,以为怪物就是这样。 这时,他勃然大怒,想为被吞噬的士兵报仇。他挥起万斩,拥有勇气和自信的加持,再次猛砍被蝾螈横扫的大尾巴。 红色的大尾巴被劈成了两截,断了的尾巴像一条蝾螈,在草地上跳跃挣扎,蝾螈再次尖叫起来。 掉在地上的尾巴瞬间变黑,死在草地上,把地上的湿草烤焦了。 “它要逃跑了,把它顺流而下。 ”肖静紧张地喊道,这事儿关乎姚,水可以火,这条蝾螈就不敢往衡川河里跑了。 “它跑不掉的!”雷鹰在蝾螈的方向停了一会儿。 肖敬泽快步跟在它后面,手里拿着成千上万的斩首,狠狠地盯着火蜥蜴。 现在蝾螈唯一的出路就是横川河或者空。 火蜥蜴不会继续战斗,好像它们知道人们在想什么。他们直接转身用吸盘吐小静。小静闪了一下,躲过了它的打击。 小静没想到自己的舌头被割掉了,这么短的时间又长出来了。 那绝招就这样白白浪费掉了,分散了萧静的注意力。同时使用后落地跳了几百米,打算跳到另一边。 可惜秋慈的体闪已经等了一半空了。 看着人影越来越大,蝾螈四脚不知所措,疯狂地挥舞着,像是想要抓住什么东西来依靠,却只抓住了空的气。 火势逼近时,邱慈旋转一脚,将其踢回雷英小静形成的包围圈。 蝾螈重重地摔了下来,嘴里发出嘶嘶声。 但是有一会儿,它又站了起来,它的尾巴在长。 肖静神色诧异,那只蝾螈正在一条尾巴上扫,肖静急忙举起剑轨,被一击飞了五六米。 重重地摔在地上,吐出一口鲜血。 “萧哥哥,你没事吧?”邱慈立刻来到他的身边。 “我没事,大意了,摔倒了。 ”肖静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道。 “你还能做吗?”邱慈很能理解。他第一次见到这一幕。为了保护自己的自尊心,邱慈并不打算让他退出战斗。 “对,让我杀了它!”肖静知道邱慈问的是蝾螈,回答道。 “好!”邱慈拍拍他的肩膀。 受伤后,萧静似乎激起了心中的怒火,他的速度和注意力明显发生了变化。 朝着蝾螈就是一顿胡乱的劈砍。 雷英也听到了谈话,并没有攻击蝾螈,只挡住了蝾螈的去路。 几次交手后,蝾螈也明显感受到了面前人的仙气和超凡实力,不敢轻易攻击他。 站在一处,秋慈更是惶恐,对“凌空”的印象挥之不去。 幸运的是,他们两个都没有和它打架的意思,蝾螈很快就得到它。 现在它唯一要对付的就是这个挥剑无仙的凡人。 蝾螈被一条长长的舌头吐了出来,一团红色迅速向小井袭来。 他快速闪过,侧身躲开,然后用左手支撑着地面。一个用力往后推,他的右手甩出一千块排骨,把它们割到燃烧的舌头上。 当剑落下时,舌头裂成两截,被蝾螈咬住,发出一声嚎叫。 它周围的草一直在零星燃烧,远处的营房也看到了火光,一大队人来了。 “有人来了,快做决定!”邱慈说 肖静点点头,没等蝾螈叫出声,已经被人欺前,将怪物的尾巴从根部斩断。 蝾螈伤得很重,所以他转身逃跑了。 小荆狂奔后,又近了,剑挥向它的后腿,整个枪管粗的后腿都被砍横了。 蝾螈停止了前进,伤口像岩浆一样烧着了地面。 蝾螈在地上哭着看着三个人。他的眼睛赤红,充满愤怒。 “不好,它想自爆,雷鹰,水。 ”邱慈惊呼道。 雷英瞬间闪现在横川河上,挥舞着双臂和两只巨翼。一个巨大的波浪直扑蝾螈般的眼睛,一起浇灌着小静。 冰冷的海水和蝾螈的身体,发出巨大的滋响,水汽瞬间升起。 小静猝不及防,刚进冰川就掉进了蒸笼,又蹦又滚,狼狈不堪,匍匐在地。 被浇水后,蝾螈奄奄一息,眼睛迅速暗淡,失去愤怒和火色。 有两个破片的舌头向外伸,尾部的伤口不见了,也不再生长了。 “萧静,它还没死,两剑直刺它的心脏和心灵!”“好!”肖静连忙应声爬了起来。 小静仔细看着奄奄一息的蝾螈,表现出胜利者的姿态。虽然他还在痛苦中,但电刑有回报的感觉让他非常兴奋。 他先把蝾螈的心脏捅到邱慈指的位置,在里面使劲搅拌。那条蝾螈猛烈地摔了三条腿,还吐了很多草泥。 然后他从它的眼睛里刺伤了它的大脑。一瞬间,蝾螈停止了移动。 萧静想起前几天被这条蝾螈吃掉的那个士兵,心中有些悲痛,喃喃自语道:“兄弟们,你们可以安息了!”秋慈:“这妖怪原来是四五百年练出来的。吃了一些人以后,长了一两百年。可惜,走错了路!”“嗯!不幸的是,人类扰乱了这种做法。 它原本是一只魂兽。 ”雷英为变色的蝾螈作为魂兽感到惋惜,淡淡答道。 邱慈调侃道:“你还吃吗?哈哈的笑 ”雷英也不回答他的话,直接将它全身一凝带气,两颗明亮的珠子拿在手中。 他吞下了白色的。 蓝色的给小静。 “师傅,这个白色的是这条变色蝾螈的妖元,它也有一些补药给我。这个蓝色的是这个怪物生产的恶魔宝藏,对人没用,但是对比它培养的怪物低的怪物有威慑作用。可以装在萧师兄的万斩上,真是一把妖剑!”“哦?就这样!小雄,你真幸运。你给我万战和药宝!”邱慈没想到会有这种事。 “这个不错,但不是真的妖剑。 有了这个妖宝,不仅外观会有很大的改变,功能也会有很大的提升。 “谢谢你,雷鹰兄弟!高哥萧静把万斩给了秋慈,眼里满是对万斩热烈的爱。 但是这把剑非常锋利,可以像切卷心菜一样杀死蝾螈。 小静绝对相信,普通的刀剑砍不了这条蝾螈。 因为,他摸了摸蝾螈断了的尾巴,它像石头一样结实。 邱慈拿着万斩和那条蝾螈的妖宝,用手捏了捏,分成几小块。 然后,没有看到他是如何行动的,他把这些小碎片压进了万剑的剑柄和刀刃的根部。 肖静傻眼了。这还是人吗?金属刀刃和刀柄对邱慈来说就像泥巴,妖宝也坚硬异常,但邱慈只是用手捏碎压进去。 邱慈也没看小静惊讶的嘴和眼睛。走了几步后,他来到了蝾螈先前剪掉的尾巴。他从万斩开始,从尾巴的末端把它剪掉,只留下两三英尺长。他拿在手里,把万斩从切好的飞机上插进机尾。 “嗯,那很好,你拿去吧。 ”邱慈把万剁给肖静。 肖静无话可说,只是盯着邱慈,黑漆漆的,也看不清楚邱慈的脸,不知道他什么表情。 而萧静的眼睛又热又泪,秋慈看得一清二楚。 “不客气,这其实是对你的一种责任,希望你能好好利用。 ”邱慈语重心长地说。 “我以小静发誓,我保证用对方法!”“那就好!”邱慈的回答也很简单,感谢的话到此为止。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