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一根一端粗一端细的木棒*满足的呻吟小芳笫二章

  • A+
所属分类:散文精选

湖水清澈,家禽和野鸟在海浪中追逐,不时鸣叫。 湖的高坡上,炊烟缭绕,柴火的香气随风飘散。 房子外面穿着蓝色长袍的男人看起来很焦虑。 来回走动,不时掀开窗帘,往屋里看。 房间里的两个女人站在床边。 另一个女人把冒烟的开水倒进一个大桶里。 躺在床上的女人脸色红润,表情极其虚弱。 一个女人擦着脸上的汗水。 另一个女人的手轻轻摸了摸女人肿胀的肚子。 “估计是无聊,赶紧弄点吃的。 ”摸着肚子的女人说,“我接生这么多年,从来没见过这么难产的。 ”“我媳妇会没事吗?孩子会好吗?”女人的婆婆连忙问助产士。 接生婆接过木碗喝了口水,低头看了看女人的宫口,又摸了摸女人的肚子,说:“有这么一回事,胎位很正,孩子的头可以在宫口摸,但是看,还在踢。 “我看见那个女人肿胀的肚子一会儿在这里跳,一会儿在那里跳。 婆婆赶紧给媳妇喂了一口汤,说:“翠儿,慢慢咽下去。 再喝几杯,恢复体力。 ”媳妇婆婆眨眨眼。 一点点,婆婆喂了半碗汤到媳妇嘴里。 “来,再用力。 ”助产士命令说。 这个女人又一次用尽全力,张大嘴巴,脸抽搐着。 助产士也用一生的分娩经历来配合分娩的妇女。 宫口,孩子的头清晰可见。 “稍加努力。 ”助产士催促道,“啊!”儿媳妇的手紧紧地握住被褥,她的脸又红又肿像血一样。 宫口的小脑袋好像被什么东西卡住了,就是出不来。 女人又一次失去了力量。 接生婆看着体力不支的女人,嘴里叹了口气,说:“不,不,根据我的经验,孩子不会被脐带缠住。这个小东西会不想来到这个世界吗? ”婆婆脸都白了,问:“怎么办?有多好?”接生婆在她旁边的凳子上坐下,开始冥想。 一个正在准备水的女人走近,看了看宫口的小脑袋,摸了摸女人的肚子,笑着说:“可能这个小家伙是故意玩的吧!”婆婆疑惑地看着女人。 接生婆瞪着女人,指责她说:“几点了?她还在玩?” ”女子无视接生婆的指责,低下头,对小脑袋说:“你再不出来,就上不去,下不去。快点出来。时间不多了。别玩了。 ”女人的话音刚落,躺在床上的女人喊了一声“啊”。 只见宫口的小脑袋“溜”的全露了出来。 接生婆看到后,赶紧伸出手,孩子的整个身体都滑了出来。 照顾好之后,一个小女婴就清晰地显露出来了。她睁着眼睛,眼睛四处张望。更令人惊讶的是,当她看到躺在床上的女人时,她笑了。 父亲给他的小女孩取名:肖天。 姓名:楚肖天。 肖天的父亲出生在一个贫穷的家庭,他的父亲只想改变科举考试,但天空已经没有了,科举考试年年失败。 我妈家境很好,我爸是梁子雄,武林中威望很高的“神泉”。 只是因为感情深厚,肖天的母亲梁翠云才顶着父亲梁子雄的反对,和肖天的父亲楚玥单独离开了家乡。 楚越只能靠几亩耕地和一池小鱼维持家庭。 忙到半夜还在努力学习。 梁翠云从不埋怨丈夫,把贫困户收拾得井井有条,帮他忙。 这些都是肖天十岁时讲的。 肖天懂事 喜欢她父亲的人也是;她喜欢母亲的勤奋和持家;我更喜欢母亲从未留下的剑和戟。 因此,在肖天学习的同龄孩子屈指可数。 在武术界,同龄人无人能比。 不幸的是,在肖天的祖母去世后不久,她的父亲楚·约克从未实现她的愿望,在过度劳累后过早地离开了这个世界。 那一年,肖天已经变成了一个14岁的女孩。 回到爷爷梁子雄家,满头银发白胡子白胡子的爷爷已经没有武林豪气了。 他拉着女儿和孙女肖天的手痛哭起来。 新环境翻天覆地,但肖天并不迷恋眼前的亭台楼阁和鲜花。读经吟诗,舞枪弄棒,依然是她最喜欢的。 梁子雄爷爷亲自教肖天“神泉”的秘诀。 深笑苦练后,很快掌握了“神泉”的精髓,运用自如,武术造诣大大提高。 美好的时光总是匆匆而过。肖天十七岁时,梁子雄爷爷驾鹤西去。 临终前,我把家族企业留给了女儿和肖天。 这件事,让笑在眼里的二姨心里恨透了。 世界上没有这种东西。 此后家庭矛盾加剧。 起初,肖天的两个叔叔能够接受他们的姐妹和侄女,但他们实在无法忍受儿媳的挑衅和吵闹。 两个叔叔私下和田晓晓的妈妈商量,私下出钱给妹妹和外甥女在外地买了房子和必要的家用。 虽然肖天的母亲有特殊技能,但毕竟她能理解哥哥的良苦用心,默认同意。 事情的恶化出现在当天的笑声中。 天知道怎么订礼,怎么藏侠客。 当她得知叔叔的建议时,她完全无视母亲的劝说,趁她不备,点了母亲的窝。她动弹不得,被放在床上。 于是肖天潦草地写了一条横幅,从第一扇门进来,挂在门卫值班的两列柱子之间。 上面明确写着:禁止欺负我母女。 在梁的大院下是炸锅。 两个叔叔站在肖天面前,坐在椅子上看书,他们心里也很生气。 大叔在她屁股上张嘴训斥:“粗鲁的女儿,快把这个小标题收起来。 二叔也添柴添火,道:“不然,别怪我翻脸不认人。 “大院里挤满了大大小小的亲戚和门丁。 二姨看着可以被抓住机会发泄的人,他们都冲着天空笑了起来,张开嘴骂了起来,他们的话说得很苦。 肖天把书放在一边,站起来,指着横幅,对着人群喊道:“如果你们谁能把横幅从我眼前拿下来,我就立刻和我妈妈一起离开这个家,我什么都不要。 但是,如果你没有这个能力,你应该从今天开始停止胡说八道,否则,”肖天拿起一根带着厚厚碗的木棍,“砰”地一掌,棍子断成了两半。 她接着说:“这就是发生在她身上的事。 ”肖天指着二姨说:“作为长辈,你违抗家规,违背了我爷爷的遗愿,欺负我叔叔对你的爱,无耻得像土匪一样出口。你真的没有看到你的孩子站在你身边吗?我真为你感到羞耻。我说完了。我该如何解决你的决定? ”天笑着说完,拍手坐在椅子上看着大家。 笑声的话语就像一把利剑,刺伤了每个人的心。 两个叔叔无言以对。 阿姨满脸羞愧和愤怒却不知如何开口。 其余的人开始私下窃窃私语。 “娘,别再忙了,怎么说肖天也是我表哥呢? ”“是啊娘,回家吧,真丢人。 ”人群中传来孩子们的声音。 两个对错的阿姨看到后,一个坐在地上,咕咚一声:“我以后怎么活?”一个扑倒在肖天面前的二叔被人又撕又拽,嘴里还骂着:“你这个没用的东西,看到老婆被虐还保持安静。” “秒。大叔被一个没有面光的疯女人撕了,“啪”的就是一记响亮的耳光。 疯狂的阿姨们坐在那里哭得前仰后合。 笑着对大家大喊:“既然没人敢撤下这面大旗,从现在开始,我们还是一家人。 我的小女儿说话粗暴,冒犯了我。请原谅我。 不为别的,只为一句话。 爷爷给我妈的家产谁都别想,你软我顺,你狠我陪。 “回屋,别提心里笑得多开心了。 她很快解开了母亲的兽穴。 我妈伸手打了小天,但是她的手被小天抓住了。小天对妈妈说:“以后这个家我说了算。如果有什么事,你就推给我。”。 \"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