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卫和淑蓉的船上生活&骑在突出的木棒上的感觉

  • A+
所属分类:搞笑文章

现在,村里的怪事都解决了,贾泽现在面临着另一个问题,那就是潜水服坏了。 现在不知道怎么还别人。我得付几千件潜水装备。如果我按价赔偿,贾泽还是可以接受的。 如果这是错误的,估计贾泽连会失去短裤。 然而,事情已经变成这样,迟早会遇到的。只希望夫妻俩豁达一点,不要太残忍。 他一路来到镇上,但没有看到夫妻俩的车。他一定去露营了,所以他打电话给这对夫妇。 知道他们的位置后,贾泽带着常婷一路寻找,终于在一条河边找到了他们的车,于是赶紧去找。 然而,当他们到达汽车时,他们没有看到一个人影,这很奇怪。那是野营,所以连篝火都没有。 “大哥,大嫂,你们在哪里? ”贾泽喊道。 话音落下一会儿后,门开了,露出一个脑袋。是那个人。当他看到贾泽时,眉头皱了起来。贾泽放下了手。 “哦,大哥,你这露营,装备怎么样?买这么多东西没用。 ”贾泽问。 那个人似乎心情不好。他只说刚下完东西就可以离开,然后缩进车里,不时发出抽泣声。 对此,贾泽有点怀疑。这个人说他在哭的时候不能哭。肯定有问题。 于是,贾泽请常亭看一看。毕竟女人可以减少人的防备,不然也不会有那么多人栽在女人手里。 “大哥,我们是来道歉的。 ”常婷轻声说,“我们不小心弄坏了你的潜水服。现在过来道歉。看看这个补偿。我该怎么办?”男人听了,摇摇头说:“没关系。我们不再需要那些东西了,所以我们会把它们当作礼物送给你。 \"...又聊了一会儿,常婷才回来,又给贾泽转了。 “好吧,那我就去看看。 说完,贾泽走进车内,面对着男子警惕的目光,贾泽急忙解释道:“兄弟,你放心,是姐姐告诉我嫂子病了,让我看看。我能见她吗?”闻言,男人的警惕性依旧没有减弱,不过他们也让开了一个座位,这样贾泽就能更好地观察男人的妻子。 她和第一次见到贾泽的时候不一样。最后一次见到她,她是一个丰满的人,体重约160磅。 然而现在,她只是皮包骨,估计现在还没有80斤重。 不仅如此,她的脸有点呆滞,眉毛被黑雾笼罩,眼睛死灰色,这是鬼魂出没的迹象,她快死了。 “大哥,大嫂,这样有多久了?”贾泽问。 男人一听,就开始回忆:“那一定是一年前的事了。当时秀秀胖得连床都起不来了。我别无选择,只能强迫她减肥。 一开始她很不情愿,后来我一直在鼓励她,我也取得了一定的成绩,但是成绩不是很好。 就这样,她开始寻找各种减肥药,希望不用运动就能很快见效,但没想到,她真的找到了。 这是一个绿色的胶囊,里面只有三个胶囊。她把三粒胶囊都吃了,以便迅速见效,从此事情就改变了方向。 她的食欲一天比一天好,但是体重却一天比一天下降,而且还是固定的,每天减三斤。 然而,一个多月后,秀秀出现了问题。她偶尔会做噩梦,梦见一个男人吃她的肉。 刚开始只是一场噩梦,后来梦越来越频繁,以至于每天晚上做梦,甚至半夜醒来。 所以她带她去了医院,但是医院检查不出来。最后,秀秀放弃了治疗的想法。 说剩下的时间留给我们两个人,到处旅行,也不是白费一次,就这样,我们开车去取积蓄。 但就在昨天,秀秀的病情突然加重,一夜之间变成了这样。 ”说着说着,他的眼泪就开始流了起来,看来这对年轻夫妇还是挺有爱心的。 贾泽把手放在秀秀的手腕上,看起来像是在把脉,其实是在往身体里放气,以此来检查这个秀秀是不是被鬼附体了。 显然,贾泽猜对了。秀秀的身体里有东西,但它以寄宿的形式存在,慢慢侵蚀她的身体,直到只剩下一层皮。 在这个时候,她是没有用的,而登船的鬼魂会去寻找下一具尸体,登船等等。 “这种病很奇怪,但也不是不治之症。我只是有办法治好她,但不知道大哥对我有没有好处?”贾泽回手,看着那人说道。 那人一听,立即回心转意,双手抓住贾泽的手,激动地说:“只要能治好,我什么都愿意做。拜托,治好她。 ”一看到这个,就让贾泽有些尴尬,他从来没有想过有什么好处,只是希望能够把自己潜水服破的事情揭过去,没想到他会这么激动。 “好了好了,有你这句话,现在,听我说,开车到这里我们去最近的城镇,开一间双人房,最好找一个比较偏僻的位置。 ”与此同时,该男子立即下车,给常婷打了电话,然后回到驾驶座上,朝着最近的城镇驶去。 也就是说,最心爱的人说生病就生病,说死就死,这是任何人都可以容忍的。一路上,男子向贾泽做了自我介绍。他的名字叫刘刚,他的妻子叫吴休。他们下面有个小公司,是个小财主十分钟的路程。贾泽回到他们第一次见面的小镇,在边缘地区找到了一家酒店。这一切仿佛都是上天安排的。 好房间,贾泽他们都进去了,拉上窗帘,锁上门,把秀秀放在床上,就出发了。 只见贾泽拿出一副檀香,一个布袋,一卷红线。这次他去西北,本来是找常飞的,所以他准备得很充分。 有许多黄色的朱砂,还有一种鸡血墨斗,是一种用白公鸡血和陈年墨水混合而成的墨水,再加上一卷浸过水的黑色墨线。 只见贾泽打开布袋。里面有像牛毛一样细的针。这是一根牛毛针。贾泽用它杀尸或者自救。现在没有银针了。这根牛毛针很合适。 他轻轻地把牛毛针扎进秀秀的眉毛里。松开后,牛毛针来回晃动,但始终没有从她的眉毛上掉下来。然后,他又走了一条红线。 一头扎在牛毛针上,秀秀嘴里插着一柱檀香。红线系在檀香周围,另一端被贾泽捏在手里。 “常婷 \"贾泽大叫一声,把一枚铜钱递给常亭.\"你和她都是女人,所以没有什么忌讳。以后我让你戴上,你就把这枚铜钱贴在她胸前。你明白吗?”闻言,常婷点了点头。 贾泽站在离秀秀三米远的地方,手里拿着红线的另一端,对着刘刚说:“你去把檀香点着。 ”刘刚一听,就开始犹豫了,这就像是治病一样,明明是在实践,如果这两个人都是坏人,那今天不就完了吗?看到这,贾泽大概已经知道刘刚的想法了,于是开口解释道:“刚哥,不是你想的那样。我以前骗过你。我是法师,专门清理邪恶的东西。你老婆的症状就像被鬼缠着一样,所以我就这么做了。 别担心,我不会对她做任何事,你会没事的。你们是夫妻,有着同样的气息。她身体里的东西不会对你有任何影响。你只需要点燃檀香,剩下的我来做。 ”说完,刘刚还有点犹豫,但在贾泽的再三催促下,他终于下定决心要放火烧了檀香,之后,贾泽叫他离远点。 一切都准备好了,只见贾泽拿着红线,猛地一拽。他喊了声“起来”秀秀,直接坐了起来。脆弱的檀香没有碎,眉心的牛毛针只是颤抖了几下,并没有掉下来。这一幕,刘刚惊呆了。 “常婷 贾泽拉起秀秀,叫道。\"。 闻言,常亭连忙上前,掀开秀秀的衣服,将铜钱压在胸前的皮肤上。当时的铜就像烙铁一样,不仅烧进了秀秀的皮肤,还发出了带着白烟的咝咝声。 而常婷的手被压在铜线上,却没有反应,这进一步证明了贾泽的猜想。 在铜币的刺激下,秀秀醒了过来,但他眼睛里的空洞是空的,布满血丝,嘴里还在尖叫,不像人类能发出的声音。 而这个声音的来源不像是从她的喉咙里发出来的,而是从她的肚子里发出来的。至此,贾泽便不再犹豫。 “常婷,起来了。 ”贾泽喊道,手下开始发力。 常亭听说秀秀双手被甩起来,在贾泽的拉扯下,原本坐着的秀秀现在躺在床上,还没有结束。 贾泽随后将手里的红线扔给了常婷,常婷接住红线后并没有闲着。她骑在秀秀身上,手里的红线用力往后拉。 而秀秀也在这一撕之下抬起了头,但即便如此,她嘴里的檀香还是没碎,眉心间的牛毛针也没掉。此时秀秀已经被控制住了,剩下的就是取出她体内的寄生物。 ......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