闻檀嫡长孙按在龙椅上弄,结婚前和健身教练通宵健身

  • A+
所属分类:青春文章

“哇——”黑龙发出咝咝的吼声,巨大的身影穿梭在雨中,然后高速俯冲而下,喷涌出龙焰。 轰——汹涌的闫隆向头顶倾泻而下,摧毁了地面上的大量巨型弩,而士兵们在狂风暴雨的土地上尖叫着,然后死在了火海中。 而对应的龙从天而降空插着两把弩。然而,贝勒林并不在乎。这种痛苦更加刺激了它的嗜血,而熊熊的龙焰不断地清洗着大地。 隆隆声-投石机被淹没在火海中,高大的架子倒塌了。 准备倒在巨石上的油桶被引爆,引起了巨大的爆炸,甚至还升起了一朵小蘑菇云。 “啊——”又有更多的士兵在暴风雨中被火焰吞噬,他们身上的水分瞬间被烧光,发出可怕的叫声,然后在可怕的痛苦中失去生命。 “反击!”“反击!”然而,仍然有很多由斯托姆兰军队准备的巨大弩,在贝勒林的这次攻击中没有被完全烧毁。 他们有的在平坦的山坡上,有的藏在树林里,分散在很广的区域,也就是他们害怕被龙的龙焰所灭。 “快!快起来!”面对龙这样的神话生物,充满野心的暴风城士兵刚刚被直接击败。 然而,他抱着头躺在地上,等到龙的身影飞过天空空救了他一命,然后他又恢复了理智。 “杀了它!”“杀了这只野兽!”风暴之地的骑士骑着他的马,抬头看着头顶上的龙,飞向远方。他愤怒地拔出剑,愤怒地咆哮着。 嘭嘭嘭——接着传来几声用巨弩生成的声音。弩箭破空发出一声惨叫,直冲云霄,却没有击中远处的目标。 龙高空时,目标变小,巨弩的瞄准镜变大,几乎不可能命中目标。他们唯一的机会就是在贝勒林猛扑的时候射杀他。 但是龙在接近地面的时候飞得非常快,一把巨型弩需要几个士兵同时配合。 两名士兵负责晃动拉轴调整射击角度和瞄准,几名士兵负责拉开弓弦。一名士兵将类似长矛的弩箭压入类似膛线的凹槽中,最后齐心协力将弩箭发射出去。 所以用大量巨弩对付龙,不仅需要过硬的技能,还需要运气。 “哇——”贝里林嘶吼了一整天空。 它飞了一半空,喷吐龙焰将插在自身的洁净弩烧成灰烬,然后再次俯冲而下。 战斗进入了白热化阶段,天空中的贝勒林施加了强大的压力空,地面上风雨交加的军队抵抗越来越困难,甚至战线也开始动摇,变得岌岌可危。 而自从得到了凤溪堡公爵,被风暴封印的史坦尼斯·拜拉席恩看到这一幕就坐不住了。 “让骑兵出去。 “是的,大人!”然后他终于又打了一张牌,派强攻之地的骑兵主动在坦格利安包绕骑兵,以保护中阵前部不受侧翼的冲击。 隆隆-风暴地面前线后方骑兵部队开始调度。 他们穿着各种家庭盔甲,胸前印着五颜六色的手臂和装饰品。马蹄声隆隆,沉重的马蹄声踏在泥泞的土地上,然后溅起泥点。 “杀!”“杀了这些混蛋!”“把他们赶出我们的家!”强攻之地的骑兵已经摩拳擦掌,终于等到了进攻的机会。 其实这些骑兵骑士才是风暴陆军真正的主力。他们都是由贵族和他们俘虏的国内士兵组成的,经过了严格的训练。他们的战斗力跟这个暂时被抓的年轻人自然不是一个级别。 然后,随着马蹄声的隆隆声,骑兵涌入战场,战场上的局势再次发生了变化。 “杀!”当-骑兵与剑相撞,盔甲互相摩擦。不时有骑士被长矛刺伤,发出尖叫,从马上摔下来。 彭——其他马突然撞在一起,马疼得尖叫起来。马背上的骑士们双双着地,然后拔出匕首,在泥泞的土地上乱摸,白刀子进,红刀子出。 最后,黄金公司的战象也垮了。成年雄性灰象身穿金色盔甲,但身披长矛,浑身浴血。 其背后,到处都是暴风士兵的尸体,犁出一条血肉通道,使暴风军损失惨重。 “恶魔……”许多士兵看着这个庞然大物,看着它把他们的伙伴踩成肉酱。他们不禁感到情绪崩溃。他们扔下武器转身离去。 然而,这只成年雄性灰象这时终于坚持不住了,它终于发出一声哀嚎,两条粗壮的前腿像石柱一样变软,然后瘫倒在地,重重地摔在地上。 “恶魔!”“怪物死了!”“怪物死了!”看到战象倒下,风暴地面上的士兵们不禁松了一口气,然后欢呼起来。 然而,一头战象的倒下,并不足以改变整个战争的局势。这场轰轰烈烈的同门城之战,从清晨一直打到黄昏。 太阳西下 双方士兵的鲜血染红了大地,战鼓号角声持续了很久。虽然史坦尼斯是久经沙场的统帅,但他现在已经技能耗尽,无论如何也无法改变战争的结果。 最终,风雨交加的军队抵挡不住坦格利安军队的进攻,龙在天上飞,战象在地上咆哮。战线从一点开始崩溃,然后以不可逆转的态势迅速向全军蔓延。 “逃!”“快跑!”暴风军开始崩溃,甚至史坦尼斯亲自上阵监督战事,带领队伍斩杀逃兵也无法阻止士兵逃跑。 就连杜队的一些队员也被逃兵的刀杀了,双方顿时剑拔弩张。杜队和逃兵一起战斗,场面完全失控。 “史坦尼斯大人!”“战争结束了。请撤至凤溪堡!”而洋葱骑士拍马来到史坦尼斯身边,声音焦急地说道。 “我不会放弃我的士兵!”史坦尼斯的脸上沾满了鲜血。他刚刚砍杀了几个逃兵,但他无法阻止战争局势的崩溃。 “你是总司令,不是特种步兵!”戴佛斯焦急的甚至忍不住破口大骂,然后他向史坦尼斯的亲卫队使了一个眼色。 亲卫立即心领神会。当他们陷害史坦尼斯时,他们把他带到了马背上。史坦尼斯象征性地反抗和声讨了几次,但随后他被亲卫押上了马。 他骑在马背上,转过头,最后看了一眼被片面屠杀的冲锋队。他的脸上露出了不愿意的表情,最后他夹住了马腹。 “去吧!”立刻在秦冰的包围下逃离了战场。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