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受被疯狂灌满精肉宴(厨房要了我)章节列表目录

  • A+
所属分类:美文摘抄

“起来,李桐儿!”不管沈毅怎么叫,李通儿都站不起来。

最后,沈毅别无选择,只好推着李彤儿,谁知道,可是李彤儿没有放开手,直接把沈毅的衬衫撕破,显得很尴尬。

杨春青站在旁边,看着两个丑八怪,摇着手里的红酒杯,心情很好。

啊,李童儿,沈毅,你今天也来了!

越来越多的人在看,大多数人认为热眼的形象真的是一幅糟糕的风景画。

“你在干什么?”冰冷的齐罗尘声从头顶传来。

在他母亲的生日聚会上,绝对不允许发生意外,而现在却出现了这样一幅热眼的画面,这简直是不可原谅的!

“奇绍,不是这样的,听我说。”沈毅突然惊慌失措,想解释什么,“这是个意外。”

沈毅转过头,看着旁边的杨春青,请求帮助:“春青,告诉齐绍,这只是个意外,不是我的本意!”

如果以前,杨春卿会不遗余力地帮助沈毅说话,甚至不分青红皂白,而齐洛晨则大放异彩。

但这次杨春青摇了摇头,说:“我什么也没看到!»

她的目的是让沈仪和李童儿难看,但她怎么能帮助他们说话呢?

祁罗灰尘看上去很冷,对保安说:“出来!”

“是的!”

“齐邵,齐邵!”让沈毅再解释一遍,不然就一起被吹走。

“奇绍,对不起。”厅长向奇洛晨道了歉,表示了极大的敬意。“今天是个意外。我们没想到会这样。今天聚会的所有费用你都省了!»

“意外?”陈启洛没点钱买,冷冷的眉头说,“下次再发生这样的错误,你就直接走!”

“是的,是的!”负责人很快同意下来,这句话跟着齐罗晨,不敢反驳半个字。

杨春青微微抬起嘴唇的角度,对于这个结果,很满意。

然而,这只是一个开始,之后,她会尽她所能报复这两个男人和女人!

众人散去后,齐洛晨走到杨春青跟前问道:“清二,他是不是被他们吓到了?”

“不,”杨春青轻轻摇了摇头。

齐罗晨问:“清儿,你知道什么?”

这个问题让杨春青有些紧张。

小受被疯狂灌满精肉宴

罗晨看到发生了什么事,他有什么秘密吗?

齐洛晨并没有亲眼看到,而是看到了清二的反应。

他认为,作为一个男人,青儿不会再被愚弄,而是会用自己的谨慎来保护自己。

他问这个问题只是出于好奇,但没有什么可指责的。

“我没有。”杨春青还没承认,还是一张无辜的脸,“怎么突然问这个?”

“没关系,只是问问而已。”她拒绝说齐洛晨没问。

她阳光明媚的儿子知道如何保护自己,他自然会在心里更快乐,因为她现在不想说,但不管什么时候她想说,再次。

睡了一夜之后,李醒了,发现自己躺在床上,有些惊讶。

“怎么了?”

她记得她没有参加齐女士的生日聚会。

“你丢了脸!”沈毅怒气冲冲地走了进来。

“什么?”李通儿愣了一会儿,却不明白他的意思,“沈毅,怎么了,你说得很清楚?”

“哦,我看你什么都不记得了!”沈毅冷冷地哼了一声,然后把昨天发生的事告诉了李童儿。

听了这话,李童儿慢慢想起了一件事:“这是怎么发生的?”

她想看到杨春青自嘲,但杨春青并没有自嘲。

“这酒是杨春青给我的。”李童儿紧握拳头,怒气冲冲。我觉得这酒没什么大不了的。后来我感觉越来越糟了,不!一定是她,一定是她!”

回想起来,李彤儿更生气了。

“现在谈这个有什么用,一切都是无法挽回的!”沈毅也很生气,但“杨春青不仅丑,那齐太太为她,他似乎还爱着她!”

李通儿尽量平静下来,叹了一口气:“我得去找杨春青,请他澄清一下!”

如果昨天有什么误会,请解释清楚。

李彤儿情绪激动,来到清远,颤抖的手响了好几声。

于是,李通儿向杨春清可怜地瞪了一眼:“春清,外面有些话不清楚,让我先走,然后好好向你解释,怎么了?”

杨春青笑了笑。

我怕故意编造一些不正常的事实来证明我的清白,并试图在她和罗晨之间建立关系,是吗?

她去看看还有什么事要和李童儿做。

“进来。”杨春青轻轻点了点头,同意下来。

突然,李彤儿欣喜若狂,笑着说:“纯洁,我知道你是最好的。”

然后他去吻杨春青,不知不觉地把她推开了。

李彤儿又被她推开了,心里总是很难过,但不敢说什么,顺服地跟着杨春青进去。

进了别墅,听到桂婶婶的声音:“少爷,夫人,午饭好了。”

桂婶婶见李桐儿,又笑了,说:“李小姐今天来了吗?”

桂阿姨是个单纯的人,所以我不知道李童儿到底是什么,我只知道他是夫人最好的朋友,所以她对她的态度很有礼貌。

“好吧,桂婶婶,你先忙,齐罗晨张开嘴,示意桂婶婶先忙。

李彤儿咬了咬下唇,说道:“奇绍,前天我出了车祸,打乱了齐太太的生日晚会。我真的很抱歉。我自己也感到内疚,但我不是故意的,对不起!”

“没必要道歉。”齐洛晨不肯陪他,然后对杨春青说:“清儿,你先说,我在餐厅等你。”

“好吧。”

于是齐洛晨主动离开,打算给他们足够的时间独处。

齐洛晨一走,李童儿似乎就放松了,对她心存怀疑:“你知道吗?事实上,今天是沈毅叫我来的,他想见你,但身份还是让他不好意思,只好让我来了。

她对杨春青说的一切都是虚伪可笑的。

但杨春青还是忍不住恶心,问他:“你好吗?”

小受被疯狂灌满精肉宴

“不太好。”李童摇摇头,愁容满面。此前,神怡的业务受到重创,导致资本链破裂。现在有一笔钱不见了。”

“哦。”杨春青只回答了一个字,没有任何暗示。

但她知道李正等着她愚蠢地主动付钱。

当然,如果是老杨春青,他一定很高兴主动拿出钱来帮助沈毅解决紧急情况。

但现在她不傻了!

看到杨春青没有任何暗示,李同儿显然有点焦虑,所以,必须自我介绍:“春青,你看,你能拿到钱,借给沈毅,让他先填满公司的资金链,等到危机过去,然后投降!”

所谓借,其实就是拿借的名义借,借的钱再也不会还清了,神怡还是这样!

杨春青装出一副无奈的脸:“我也想帮他啊,但是,公司的经营一定有很多钱,不是吗?”恐怕我没有那么多钱。

李走近说:“清光,你可以试着让齐小一点,他会给你的!”

只要杨春青开口,齐绍就不能拒绝他的要求。

杨春青微微点了点头,假装答应了:“好吧,罗晨心情好的时候,我再和他谈谈。”

“很好。”李彤儿看到自己答应下楼,就松了一口气。春青,沈毅的公司就靠你了!”

杨春青脸上露出笑容,但心里却很不屑。

吃软米饭的沈毅什么时候去吃软米饭?你舔他的脸要钱吗?真可笑!

“春青,我能留下来吃午饭吗?”最后,李童儿提出了这个要求,眼睛里充满了期待。

杨春青看着她,拒绝道:“恐怕不行。”

她好心的一头可以和罗晨一起吃饭,突然插进这样一个食欲不振,好心的心情被摧毁了,她不开心!

“为什么?”李童儿似乎有点不高兴。

以前,我提出过这样的要求,杨春青永远不会拒绝,今天怎么了,这么不正常?

“因为晚饭后,我会找机会跟罗晨谈谈借钱的事。”杨春青故意以此为借口,但实际上他并没有懒得继续跟李童儿说话。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